中文English
首页 / 资讯动态

衡水日报 | 河北安平:“马文化”血脉中流淌着红色基因

类别:资讯动态来源:天星调良马术时间: 2020-10-11

马,对于有着悠久马业历史的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来说,有着特殊的历史和文化意义。是一枚激荡着血与火的历史文化符号,又是一张赋予了新精神和新使命的靓丽名片。

 

活跃在“青纱帐”里的冀中骑兵团侦查员。(资料图)

 

2300年前,安平县成为“胡服骑射”的发源地,古代属中山国;中国历史博物馆馆藏的安平《郡王车马出行图》,彰显着1800年前安平千乘之国的实力和辉煌;500年前,明弘治年间,安平就以马尾、马鬃编罗闻名于世,绢罗织造成为百姓赖以生存的生产技艺;1918年到现在的100年里,又衍生了金属丝网,安平凭此立足于国内行业的领军之列;如今,安平县将马产业作为促进县域经济发展的朝阳产业,借势各类赛事的成功举办,加快推动发展马术运动、弘扬“马文化”,构建多产业链发展格局,全力打造“中国马业名城”城市名片,逐渐加深了与全国各地尤其是京津冀地区的经济、文化交流,提高了安平的国际知名度和美誉度。
谈到安平与马的缘分,一段血与火的历史更应该被我们铭记和纪念,那就是抗战时期,冀中军民与马的一段段刻骨铭心的往事,那段历史既诠释了党领导下的“军爱民、民拥军”的鱼水深情,又为安平的“马文化”血脉融入了红色基因。

张根生难忘的“亲密战友”枣红战马

张根生是从安平县走出去的新中国高级干部,曾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中共吉林省委书记、吉林省省长等重要职务。抗战期间,张根生始终坚持战斗在滹沱河畔的冀中大地,花甲之年,他以抗战期间写下的300多篇日记为基础,写下了《滹沱河风云》回忆录,其中记录着一段其与枣红战马的感人故事。

 

1940年,张根生调到安平县游击大队任政委后,大队分配给他一匹枣红色的小战马,他与枣红战马也就此结了缘。当年,张根生仅17岁,离开学校参加革命才三年,从未骑过马,但年轻气盛的他根本没把骑马放在眼里,跨上还未坐稳,马就又尥蹶子又撒欢,结果从马背上摔下来。后来,张根生才取得驯马真经,即先得跟马建立感情。于是,他一有空就围着枣红马转,添草加料、饮水、遛马、刷毛……

 

随着时间推移,小枣红马长成了一匹威武、英俊的高头大马,跑起来像飞一般,比大队上其他的马跑得都快。夜间行军时,张根生常在马背上打瞌睡,为了让主人安心休息,枣红马就把步子放得又缓又稳。

 

1942年5月11日和12日,日军纠集各路人马1万人,在深北、武强、饶阳、安平、深泽、束鹿(今辛集)等县接合部,对八路军实行“铁壁合围”,冀中军区主力部队、军区骑兵团没有来得及跳出合围圈,受到很大损失。为了缩小目标,轻装突围,他们把军马分散到深(深北)安(安平)公路两侧各村群众家里,请老乡代养。老乡们对军马爱护备至,为确保安全,就把军马拉到村外青纱帐搭隐蔽的马棚精心看护和饲养,有的挖了地窖,一有情况就把军马牵进去隐藏起来。但不久,军马暴露,都被敌人抢走,其中也包括那匹枣红马。

 

1943年10月13日,在安平县东毛庄战斗中,游击大队一举歼灭了20多名敌人,缴获20多辆自行车,还有7匹战马,在押解的路上,忽然,缴获的战马中有一匹枣红马高声嘶鸣起来,大家这才发现原来是枣红战马又回来了。它撒着欢儿奔向张根生,把头紧紧靠在他胸前,依恋着不愿离去。战土们争着抚摸它,拍打它的脑门,热烈欢迎枣红马归队。

 

但当时残酷的斗争形势要求大队隐蔽游击,自行车和马都派不上用场,自行车不得不砸毁,而战马也不得不枪杀,肉分给战士和群众。当时,谁也不忍宰杀为抗日、为革命立下战功的枣红马,大家都对它充满了感情。但它又不能随队作战,最后,战士连夜把枣红马送到远离战场的安平县马江村,托付给老乡喂养。

 

1944年下半年,抗战形势好转,冀中地区敌人的据点、岗楼大部分被拔掉,安平县游击大队可以公开行军作战了。于是,枣红马又归了队,继续为抗战立新功,行军时,它既是张根生的坐骑,又负责运送伤病员和沉重的物资,成了大家亲密的战友。上世纪80年代初,当年游击大队的一名小战土——安平县北郭村的苑玉坤曾给张根生去信说,他对枣红马记忆犹新,特别提到,当年他作战负伤后每次行军都骑着枣红马的情景。

 

“冀中人民冒着危险,保护和养大了枣红马,枣红马曾驮着我们去冲锋陷阵,我不能忘记枣红马,更不能忘记冀中人民。”张根生在回忆录中这样感慨。

 

 

冀中骑兵团在训练。(资料图)

 

安平县子文村整编骑兵团

抗战的硝烟已散去70多年,但走进安平县台城村第一个农村党支部纪念馆,站在冀中骑兵团展区,一匹匹驰骋疆场的战马、一位位顽强杀敌的勇士仿佛跃然而出。冀中骑兵团犹如一座丰碑,矗立在冀中大地,屹立在冀中老百姓的记忆中。

 

关于冀中骑兵团成立,吕正操和马仁兴将军的回忆和传记中都有过介绍。

吕正操在《论平原游击战争》中说:“晋察冀八路军在太行打国民党九十七军军长朱怀冰时,朱怀冰的骑兵团长马仁兴(共产党员),率领全团起义。后来聂荣臻同志对我说,山里养不起这么多马,还是给你冀中吧。”

 

骑兵团长马仁兴将军传记节录也有这样的介绍:“冀中吕正操司令员喜好骑马,骑兵团是掉到吕正操怀里的‘馅饼’。这支部队放在哪儿?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想过,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想过。留下这支部队,一是要能养得起,二是能施展才能,考虑决定给冀中更加合适。”

 

骑兵团1940年秋来到冀中后到1941年3月,这期间马仁兴对冀中地形、环境、敌情和所执行的任务都有了一定了解,特别是对革命老区安平县更有感情。

 

据史料记载,为更好适应环境和战争的需要,报请冀中军区批准,冀中骑兵团在安平县子文村进行了组建后的第一次整编。整编的重点是通过调整取消营级建制,压缩机关勤杂人员和非战斗人员,充实基层作战单位。整编后全团有1200余人、战马1300匹,捷克式步枪、马枪700余支,轻机枪20挺,迫击炮2门,战斗力大大增强。

 

滹沱河畔一场特殊的赛马
中华民族大赛马·2018传统耐力赛、2019中国安平国际马术耐力赛,以及刚结束的中国年青马大赛……2018年以来,国际和国内一场场大型赛事在水草肥美的滹沱河畔轮番上演,万马奔腾盛景得以重现,一座活力四射的“中国马业名城”策马奔腾而来。

但大家有所不知的是,抗战时期,滹沱河畔也曾举办过一场特殊的赛马,即冀中军区义里村赛马。
1941年,冀中抗日根据地达到“黄金时期”,已发展为44个县,冀中的部队号称10万人。这一年的5月1日至4日,冀中军区召开了三纵成立三周年庆祝大会,会后举行了阅兵仪式,而赛马也成为最精彩的环节,整编后的骑兵团接受了吕正操司令员、程子华政委的检阅。部队进行了马上射击、劈刺等战术演练,参谋长卜云龙演示了马上救护、乘马卧倒、马背站立等精彩的战术科目。吕正操司令员也亲自乘马进行了跨越高土墙、高篱笆、宽壕沟等障碍物的表演。骑兵团在阅兵式上的表现,给冀中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吕正操和程子华还跟战士展开了分组对抗赛,经过激烈的角逐,最终吕正操获第一,通信员小赵和警卫员小齐分获第二、三名。随后参赛的人和马又编成一组,来了个集体表演,把赛马推向高潮。

关于那段历史,安平县义里村老干部王万福至今历历在目,他回忆:当时他12岁,上小学四年级,冀中军区纪念大会1941年4月中旬就在义里村筹备,他见到很多运炕席、木桩的大车,还有一大车绳子。在村西边树林子里的空间搭棚子,筹备会研究也让村里的学生参与。八路军在5月1日以前陆续到他们村,当时村里有200多户,村支部让每户人家挤在一间房里,其余的房都腾出来让八路军住。他家当时5口人,连厢房共五间,腾出了四间房给八路军。当时一个炕上横着躺了10个八路军。八路军特别好,又扫院子又泼水,还帮他父亲锄地。当时的骑兵方队有白、黑、枣红三种颜色的战马,高大威武,让乡亲们开了眼界,感到了八路军队伍的强大。会后过去两三天时间,赛马开始,赛马场是义里村东一条10多米宽、200多米长的乡村土路。路两旁的高岗上站满了看热闹的群众,给骑手们加油、鼓掌。

冀中骑兵团马术表演。(资料图)

 

骑兵团热血洒满冀中大地

“骑兵团战斗在冀中平原,穿插于平汉铁路线之间,采取了长途奔袭、迂回包抄等战术打击日军的侵略,共作战50余次,比较突出的成功战例有夜袭安平县城等。此外,骑兵团还完成了运输物资、护送领导机关过敌封锁线和帮助群众生产等项任务。在坚持冀中平原游击战争中,曾显示了它的威力和作用。”对抗战时期冀中骑兵团的战斗力和作用,《吕正操回忆录》有这样的介绍。

 

军史对冀中骑兵团夜袭安平城战斗有这样的记载,1942年1月,为配合藁(藁城)正(正定)新(新乐)无(无极)战役,阻止日军修筑深(今深州)安(安平)公路,冀中军区骑兵团决定攻克安平县城。8日19时许,骑兵团长途奔袭抵达安平城东7.5公里的长屯村。0时许,骑兵团先头部队秘密到达安平城下,随即越沟登城,迅速歼灭东城门楼日伪军,主力部队遂迅疾入城,乘日伪军惊慌失措,激战数小时,歼其大部,即主动撤出战斗。此战,救出民夫500余人,解救出被捕抗日人员100余人,缴获了大量军用物资。这次战斗虽然仅是攻克未占领,意义仍很大,因既迟滞了日军的修路计划,也创造了骑兵单独攻坚克城范例,更极大鼓舞了冀中军民。战后军区通令嘉奖,党中央、毛泽东还专门发了贺电。

 

据安平县等党史资料记载,1942年“五一”反“扫荡”开始时,冀中骑兵团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他们左冲右突,从任丘、河间、大城地区插到津浦路,已经成功跳出了敌人包围圈。但为了牵制敌人,解救被围的机关干部和群众,他们稍作喘息后,又奉命返回深县(今深州)、武强、饶阳、安平根据地腹地坚持斗争。这期间的60多天,冀中骑兵团在数万敌人的“铁壁合围”中拼死冲杀,受到重创,骑兵团也由最初的1200余人剩下不足400人。当年5月20日团长马仁兴的儿子马乘风遭遇敌人壮烈牺牲。6月4日骑兵团政委王乃荣在安平县北郝村的一次遭遇战中,负重伤,饮弹自尽。

 

越是在险境困难中,越能体现冀中百姓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那份深情和拥护,甚至危及生命也不曾动摇。至今,在安平县羽林村仍流传着这样一个感人故事,1942年5月的一天,日伪军在大扫荡中为了彻底消灭骑兵团,包围了安平县羽林村,还把全村百姓集合起来,威逼群众指认骑兵团战士,但没有一人招认。敌人恼羞成怒,拉出一个12岁的孩子,用刺刀威胁逼供,孩子的母亲大声喝道:“孩子,不许说,打死也不能说!”敌人把孩子母亲拖到一边去,母亲边哭边喊:“孩子,可别说呀,咱娘俩要死在一块,不能给祖宗后代留骂名呀!”敌人把孩子和母亲折磨得死去活来,也未吐一字。就这样,骑兵团的失散战士在群众的舍命掩护下得救了,也为骑兵团留下了宝贵的种子。

 

“我们是来自民间的子弟兵,我们是来自民间的战马。”1942年5月下旬,冀中骑兵团政治处主任杨经国壮烈牺牲,他曾饱含深情地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安平县红色文化底蕴深厚,中共第一个农村党支部、河北省第一个县委、冀中区党委行署、冀中军区等都诞生在这里。从古代的金戈铁马,到抗战时期的骑兵团,再到今天的”中国马业名城”名片的打造,都昭示着一代代安平人民从来就不缺乏敢为人先、坚贞不屈、勇往直前和无私奉献的精神。

 

转载自衡水日报

作者: 周春旺

 

拓展阅读

中国马术节 | 马业名城迎盛会 万马奋蹄逐滹沱

体坛网 | 2020中国马术节安平闭幕 600余骑手打造马术盛宴

河北卫视 | 2020第九届中国马术节在安平县闭幕 河北马术项目首次获得全运会参赛资格

中国马术节 | 视频回顾:“第九届中国马术节落下帷幕,但马术运动的发展永不落幕。”

人民网 | 2020(第九届)中国马术节圆满落幕!

新华网 | 第九届中国马术节落幕 比赛激烈“后浪”上榜

中国马术节 | “马业名城迎盛会,万马奋蹄逐滹沱”&2020中国马术节在安平圆满闭幕

中国马术节 | “国际水准的场馆设施、高效的政府组织协调、高水平的参赛人马组合!”

中国马术节 | 盛装舞步冠军杯决赛战报:“马术这条道路上没有捷径。”

中国马术节 | “无论是场馆设施、办赛水平还是参赛人马质量都是一个质的飞跃” & 冠军杯决赛战报

中国马术节 | 冠军杯首日战报:"未来的马术道路还很长,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新闻联播】第九届中国马术节暨全运会资格赛开幕中国马术节丨场地障碍赛拉开序幕,“中国马城杯”超高赛引爆全场

中国马术节 | 冠军杯首日战报:"未来的马术道路还很长,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带你走进2020中国马术节主场馆——“马术水立方”

会员福利丨Urban Stables当国庆与中秋相遇——天星调良马术专享折上折2020中国马术节开幕在即,众多明星送来祝福

【重要提示】第九届中国马术节观赛入场指南!

相约安平 | 2020中国马术场地障碍冠军杯&盛装舞步冠军杯赛事配乐电子手册公布!

中国马术节 | 6大精彩赛事活动时间安排公布!

中国马术节 | 2020中国年青马安平大赛

国际马联主席英格玛先生祝2020中国马术节成功举办2020中国马术节即将开幕,六大赛事合力亮相河北安平超燃,2020中国马术节宣传片首发!中马协关于举办2020年中国

术场地障碍冠军杯赛的通知相约安平 | 第九届中国马术节